五月十月病

至福な微糖/
日常写写文,我喜欢看评论呐!

监控者

我是监控者。说具体点,我的工作就是监控我眼前的这群人,记录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比如现在,我就在我的记录本上写下了“3028号:看向监控室,表情显得紧张。”顿了一下,我加上了一个括号,补充道“紧张程度评级:3/5”。近一个月以来,这群人中都弥漫着焦虑,紧张的氛围。这很容易理解,你明知道有人在监视你每一个细节,他用眼睛把玩你的动作,用文字刻画你的姿态,用大脑分析你的心理,你却什么也不能做,长此以往,你也会感到十足的焦虑甚至是痛苦。我敢打赌这感觉就像赤身裸体出现大街上,被人随便打量。人都会觉得焦虑,不安,狂躁。
在每当人群中出现这样的氛围,我就知道项目已经运行到后期了。虽然我不知道这个项目具体目的何在,但是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兴趣所在,我只用享受其中就可以了。我囚禁他们,我监视他们。我使他们焦虑,他们也因此厌恶我。这我都知道。
然而最近我观察到了一些异常,4219号身边常常聚集着一群人。我没有干预他们的必要,因为任由他们自主行动也是研究的一部分,当然,得在我的监控之下。毫无疑问,4219是他们中比较聪明的那一个,但是对于实验对象来说,聪明又有什么用处呢?他们都只不过是小白鼠罢了。我只不过会把他的表现细致地记录下来,汇报给我的上司——那是一个我一个月才会见一次的,不苟言笑的,习惯左手夹烟的中年男人。虽然他从未在我面前吸烟,但是我就是知道他抽烟的一切习惯。
在久久地盯着监视窗之后,一阵疲劳向我涌来,我靠在椅背上稍作调整。马上就六点钟了,同一个人会每天定时给我送饭,谢天谢地,每天都一样,如果生活无规律可寻那该多可怕啊!变化!都是令人厌恶至极的玩意儿。幸好,一切都还没有超出我的既定轨道。
大概是我记下关于3028号那条动作的第三天,我可以感觉到这群人中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改变。4219从“聪明人”俨然变成了“领袖”。有的时候人就是这么奇妙,我不必与他们交流也可以在数日之内感受到人际结构的变化。我提笔写下我观察到的变化。然而就在我打上最后一个句号并抬起头来时,我发现其中一个“囚犯”,他也在一个不知从哪里来的本子上写上了几笔,然后迅速地收起了纸和笔。我几乎目眦尽裂,我惊讶至极。这些被观察者竟然企图模仿我的动作。不行,我必须尽可能详细地描述这件事情。
之后的几乎每天,都会有“囚犯”轮流来“监视”我。但是这不是最让我震惊的,最让我震惊的是有时候我竟然没有看到那个负责“监视”我的人!我确信他们的行动从未停止,但是那个当班的鼠徒在哪!竟然可以逃过我的眼睛。
这种震惊在短短几日之内转变成了恐慌。我只有一双眼睛,而他们!他们有许许多多眼睛,甚至在我无法察觉的地方也窥视着我。我感觉自己一丝不挂,我感觉自己是铁笼中任由别人参观的狒狒。我为自己的想法彻夜难眠,我企图告诉给我送餐的人,让他转告我的上司。可是他只是说我多虑了,对我的焦虑嗤之以鼻。当我又一次从睡梦中惊醒,我打定了主意,我的这个主意一定要让我重新夺回上位者的地位。
第二天早晨,我相信他们能看到我失眠而产生的暗沉的面色。我不能慌张!我双腿打战,只有用左手捉住右手才能写字。在4219号的组织下,人群中的焦虑变成了一种游刃有余的秩序。他们看我独自一人溃不成军,看我六神无主。他们等我自己陷入失心疯,自己击溃自己,以此报仇。
确实,从他们的角度来说,他们的时机到了。在这天夜里,月色正明。我近来一直精神恍惚,今天下午离开时把最重要的大门钥匙留在了监控室里——平时我都随身携带。发现这一点的“囚犯”想办法合力撞开了监控室的门,这声巨响,让我从床上爬起来,连忙滚到靠近大门的窗边,月光下,4219领头,众人的逃亡的背影清晰可见,他们一边跑一边呼喊。其中一个人大声说:“4219你可真行!一支笔一个本子就让我们都得救了!那本子还空白着呐!”听到这句话,我感到天旋地转。我好不容易才忍住剧烈的头痛,满怀自信地在记录上写下“与我估计的一样,他们逃了。”写完这句话,我监视者的身份又原原本本地回来了。
第二天我便启程去向上司汇报。那个中年男人今天用了新收到的钢笔,换了蓝黑色的墨水,昨天他洗了头发,早早就寝,抽了三只烟了,全部用的是左手…他慢条斯理地拿起我的记录,用右手食指谨慎地翻动纸张。然后发出模糊的认可声。
汇报完成后,我毕恭毕敬地走出办公室。门刚刚一关,我便掏出我私人的小本子,把我看到的那个中年男人的所有细节写了上去。
在这场博弈里,除了我没有别的上位者。

摸鱼🐠新学期的书签。hhhhh这几个人都太可爱了

色差感人…
背景来自百度
画的稀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萌死了

河泽灯塔:

你從未體驗過的船新版本

好歹圖標的飽和度沒那麼刺眼嘛真是的(拍肩)

关于《宝石之国》性的所在——以52-56话为中心

真是太棒了啊!!!

amo:

弗洛伊德用性来谈一切的套路已经不时髦了,解释二次元作品却意外合适。纸片人的形象和动机,凝聚着作者读者们无处安放的力比多(libido)。所以说《宝石之国》完成了一个挑战:直接取消角色的性,取消了这个“人类心理现象发生的驱动力”,而且不是卖卖设定而已。作者在视觉和情节上做了许多努力,把石头塑造成令人信服的石头,传达了他们“非人”、“无欲”的状态(应该具体写写…不过不是这篇的重点)。而这不意味着让读者跟着一起性冷淡——一方面,角色的活动几乎不含有指涉“性”的成分,另一方面,让读者能够以“性感”的眼光来观察角色(这里谈了具体手法),这就是《宝石之国》贯彻的恋物法则:通过与性活动无直接关系的对象获得朿刂激。


把读者的忄生癖玩弄于鼓掌之间呢。


进入正题,这里要谈的是《宝石之国》中为数不多指涉了“性”的地方,个人看到的仅有两处,少而精。都是关键的剧情,都涉及宝石之外的其他群体,分别是漫画的第9到第10回(蛞蝓),和第52到第56回(月人)。与恋物美学相反,这两处反而剥离了官能愉悦,抽出性的哲学文化意义进行演绎。


9到10回,法斯欣(吐)赏(槽)了蛞蝓王的水袋,然后王用法斯和月人交换弟弟。蛞蝓一族可能是魂肉骨三方唯一有完全意义上性的一方,分雌雄个体并且有性生殖(月人看上去分男女,但是像宝石一样没胸,不朽按理来说对应着不代谢/不育,既然能莫名其妙地吃饭拉屎,那娱乐性的不可描述说不定是有的)。作者把这一段画成了许多文明共有的起源神话:大灾难后(通常是大洪水)仅余一对姐弟/兄妹,二人结合繁衍出种族。姐弟的名字也有所指,Ventricosus,大肚子的,以浑圆的腹部象征女性的生育能力,这种做法自古有之,比如约公元前2万年的小雕像“威伦道夫的维纳斯”。直到文艺复兴早期,女性也经常被画成腹部丰满的样子。Aculeatus,带♂刺的,和Ventricosus阴阳对应,两个很符合先祖身份的名字。


52到56回,法斯登月。看第一遍的时候我对法斯和王子之间的sex tension很疑惑,重看发现作者的确偷渡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首先,月人摸大腿……性冷淡之国的身体接触描写掰着手指头能数出来,老师摸摸头可能还要占一半。气氛的骤变预示着法斯即将进入一个全然不同的大人的世界。



然后一段字面意义上的妖精打架(X 《宝石之国》战斗场面不少,但宝石和月人也不怎么有碰撞接触缠斗,大多是冷兵器互丢和机器碎石。法斯直接被按在地上这个动作…有点不寻常。



牵手上楼梯的一幕很有仪式感,因为……因为有大事要发生了嘛(。



吃饭这段,塑造了一种持续的紧张感。作者用了大量的特写镜头,一部分可以代入法斯的视角,一部分是王子视角。法斯的视线停留在王子口部的进食动作,还有餐具上,在紧张并好奇地观察着这个(对他而言)奇特的行为。



王子视角,反复出现刀叉对着法斯的画面。“进食”本来就是一个有性意味的动作,何况对于宝石来说,口欲和忄生欲都是陌生的东西。以刀具比喻阳性很常见。




侍者端上来的东西,继续往下看是一朵莲花的样子。这个两瓣闭合的奇怪画法其实是个阴性的象形,许多原始社会生歹直崇拜的东西上都有。下图随便举个例子,约公元前3000年马家窑的陶罐。从上文蛞蝓姐弟的名字来看,作者对这些符号应该很熟悉,八成是故意选择这么画的。




下一镜它就被打♂开了(……)


经过一系列铺垫,这段戏到了最紧张的时刻,之前一直指着法斯的刀具摆出了“贯穿”的角度,然后王子拿着又长又尖♂的勺子问法斯吃吗。



下面的正反打很妙。先是法斯的美背和伸手的王子正面。



转过来紧张感又升一级,寓意也深入了一层:勺子的尖端指向法斯身体中心。



“吃”是个常见的性暗示不需要解释了吧,这里还是喂食+食物顺着嘴角往下淌(还黏哒哒的……),作者用了幽默的处理方式,一如既往的举重若轻。要是气氛再柔软一点点就会显得露骨了。




随着法斯笨拙又僵硬的吃的动作,两人之间的紧张也瞬间瓦解,后面喝酒的戏里王子乱飚胡话法斯含胸驼背。回顾前文就会发现,这段情节通过特殊的意象,和紧张的唤起—积累—瞬间释放—平复这一套节奏的操作,暗喻了sexual intercourse的过程。食与性对于人(读)类(者)而言不能说相同,对于宝石而言,前文提过,则未必有很大不同。作者通过上面的手法,在剧情里完成了食与性能指(符号)-所指(含义)的二重叙事。


这一做法的目的呢?人类文化中“通过性启蒙成为成人(或者至少是心智的一大完善,人生新阶段的开始)”是一个很普遍的观念。比如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懵懵懂懂地学会了之前不知道的事情——也从此真正开始发挥主角的作用。法斯的这段经历也是类似的,作者甚至给了交待:法斯登月前,蛞蝓王的后代说她的玛瑙腿有先祖的贝壳腥臭,在月亮上,共进晚餐之前还有蜗牛循着气味扑上来认亲。这之后呢?第二天法斯醒来,爬到他腿上的小蜗牛说,气味不在了。


因为他获得了对“欲”的认知,从石头进一步接近了人。


法斯的成长过程中,身体成分的变化总是比其他要来得引人注目,而作者在细微处刻画的这些改变,是每一次质变之前的积累。最后放一张返回地球前的样子,我们小法斯就这么长大了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太好看了!!

四魔睡:

南极石

【医生】现充×欧神

【医生】现欧

    ⤷ooc都是我的锅

    ⤷有错误请原谅我

    ⤷如果有私设是我不好,还是希望各位愉快

    ⤷那么开始吧

 

        上学第一天欧阳就发现他那个本地的室友手上颜色特别“丰富”:手背上血管特别明显,手背连带手指上有不少暗红的斑,很像是中学做实验用的什么化学药剂腐蚀出来的疤痕。这只青一块红一块的手,在被点到“高××”的时候举了一下,然后迅速放下来,和另外一只同样斑斓的手紧紧扭在一起,但是这双手始终没有碰到桌面,戒备地悬着。欧阳甩甩头发,心说怪人一个。然后他就沉迷于肝手游了——据说今天爆率提高百分之三十。


        年级会何时结束,欧阳也不知道,反正等他十连抽完,教室也就剩下除了他以外的那位姓高的兄弟了。“这爆率也不怎么样嘛…也就正常发挥吧。”欧神小声嘟哝了一句,挠挠染成棕色的短发。


        他环顾四周,想到反正这大兄弟也是室友,不如一起回个寝室。这么想着,欧神漫不经心地走过去,在那人的肩膀上一拍,还没说出一块儿回寝室这句话,那人就几乎是“腾”地弹起来了,他弓着背活像一只猫。只见那人紧接着后退两步,惊恐地看着欧神。


        这回轮到欧阳被吓到了,不就拍了一下肩膀吗,我又不是皮卡丘,不至于这么触电吧。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这位高同学一阵局促中才站直了身子,道了一声“抱歉。”这一本正经的道歉方式,让随便惯了的欧阳心中汗颜,但是也只好配合他的画风说了一句:“没关系。”欧阳心中连连叫苦,这四年都和他同住,估计要被嫌弃致死了。


        回寝室的路上老高解释了一下自己介意被别人碰,并再次致歉。欧阳看着这位始终神经质地避免接触任何东西的样子,看着他纠集在一起的手,一句“洁癖”始终还是没有说出来。欧阳觉得气氛太尴尬了,就无不明快地说了句“成,我以后注意。”老高愣了一下,头一次,有人表示理解,大多数人只是丢下一句洁癖就避之不及。


        一回到寝室,老高立马表示自己得再去洗个手并且要用高锰酸钾拖地。欧阳这才反应过来,老高的手上全是过度洗手和高锰酸钾腐蚀的痕迹。


        转眼一年过去了,各个室友的生活习惯都了解得差不多了。在老高今天第八回整理桌子之后,原本在吃鸡的欧神实在坐不住了,就算他大骂猪队友操作,他还是偶然听到老高依次挪动个人物品然后不停归置的声音。趁着伟哥不在、主席一边打着官腔一边走出寝室门的时候,欧神摘下耳机,斟酌着问老高:“高老师,你这是怎么啦?”高老师手在空中无意义地挥了两下,双手又突然颓然地垂下。他尽可能冷静地问欧神:“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欧神看见老高眼睛里充斥着红血丝,可能昨天,前天,前很多天都没怎么睡。


       欧神爬下床,趿着拖鞋,走到距离老高还有三步的地方尽量看似随意地说了句:“老高啊…有什么事可以说说呗…实在不行…唉…嫌我们不懂也可以找个大夫…看看…?”欧阳回忆着动漫里面常见的桥段,对于精神不稳定的人,一定要斟酌,好好斟酌再开口,否则崩坏的可能性…


        老高垂着头,重复着:“那就看看吧…看看吧…”说实话,听了这句话,欧阳竟然松了一口气。“那要不这样吧…这周末,我陪你去?”老高看着欧阳,让欧阳说不上来这是种什么眼神。老高深吸一口气,“那就这周吧。”

“成!”欧神应答道,“那我就为你破例,周末出个门,暂时放弃陪伴我的老婆们吧。”欧神拍拍胸脯说。


        周末这条,欧阳当真早起,换上干净的白袜子和运动鞋,陪着高老师出门去了。老高竟然也因为有这个人的陪伴,两周以来头一次不那么紧张于外出。


        其实看心理医生也没那么神秘,过得医生的许可,欧阳可以在最后开药和医嘱的时候陪着。那个戴着方框眼镜的中年医生除了开了一点抗抑郁的药以外特意叮嘱说一定让老高的生活充实点,多多分散注意力,要对生活有信心。


        欧神在一旁嗯嗯嗯地回答,不停点头。“还有啊,”医生接着说,“尽量试着和别人多接触,我刚才已经通过催眠缓解了你的抵触情绪,你看看你同学,多干净一小伙子,世界没你想的那么脏。”高老师轻轻点头。“那就今天就到这里吧,过一个月再来复查一下,你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你和正常人一样,不是什么病人。”医生后来说了什么高老师都没怎么听进去,只有医生和欧阳这样说过,我并不是残缺的,我和别人并无差别。


        老高可以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不再抑郁和强迫行为减少了,而且某天竟然主动拍了一下欧神的肩膀打招呼。反正高老师只要看到欧神心情就挺好的。


        一个月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无非是欧神继续制霸所有游戏,吊打所有对手,伟哥继续散发温暖,还是一无所获,主席还是每天指点江山。而高老师每天都开心了一点。

   

     这天晚上,欧神叼着一次性筷子,说:“你该没忘记明天复查吧?”老高摆摆手:“忘不了。”老高知道自己精神状态越来越好了。“那就好。”欧神扒了两口高老师给他带的饭。


        半夜的男寝不算特别安静,主席打鼾,欧阳有点轻微的磨牙,窗外还偶尔有刹车的声音。明明没什么可紧张的了,高老师今晚就是睡不着。高老师爬下床,站在寝室中间,看外面,十一月了,月亮旁边的云很少,晚风也很凉了,不再适合只穿着睡衣站着了。


        高老师看到欧阳睡熟了,他撒开称为老婆的等身抱枕,一只手垂到了床栏杆在。他忍不住走过去,盯着这只手看了好一会…


        第二天,复查比想象中还要顺利,医生对这个年轻人迅速的恢复大加肯定,他相信不久,这个年轻人就能回归完全的正常生活了。


        欧阳嘿嘿一乐,说道:“为了庆祝老哥你的一大进步,我们今天去吃东来顺呗!”老高抿着嘴尽量不笑出来:“好啊,就去吃火锅啊,我请客。”欧神双手握拳举过头顶,庆祝自己可以大饱口福。席间,欧神愉快地说:“诶,你说这医生真是神了,就这么几周,说了俩小时的话,你就给治好了…”欧神自觉失言,不该说什么治好什么的,赶紧吃了两口羊肉,什么也不说了。老高长长地闭了一阵子眼。


       欧阳不知道,昨天晚上月亮其实特别亮,他被月亮照亮的那只低垂的手,显得特别好看,而自己,几乎是忍不住地,也带着迟疑地伸出手,第一次尝试着和另外一个人紧紧相握,然后扣紧手指。欧阳也不知道,治好他的根本不是什么医生,是那个晓得小心照顾自己心情的小伙子,治愈了他。

<<<<<<<<<<<

(还有一丢丢)

    当然,连老高也不知道的是,月亮很亮,亮到伟哥也看到了少年紧紧握住的手。


    伟哥曾经在只有他和老高的时候说“只可惜性别不对。”老高回答,“性别不重要,至少我不在乎,除了取向,他是这个世上最适合我的人。”因为除了他,没有人像这样照顾我一度崩溃的感官。


    其实并没有什么医生,也没有什么良药。

一曲 01

冯玉致 关珊
1
冯玉致应承着收下程科长给的票。她一点也不喜欢看昆曲。但是作为一个刚刚入职的小公务员,科长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比她的同事进步得更快,在大学高举“不平则鸣”的搞事大旗的她,如今也学会了堆着笑接受一切安排。
在冯玉致生活的小城市里确实有个剧院,长期都有剧目。可是她从来没去过。艺术这种东西,和她好像没什么关系。既然拿了票,还是乖乖去看吧。万一领导突击检查就糊弄不过去了。冯玉致沉默地看着手中的昆曲门票。演的是牡丹亭,这是她唯一知道的昆曲曲目。“得嘞…”冯玉致把最后一绺头发别到耳朵后面,两手空空地出门去看戏去了。
冯玉致穿了个黑色的羽绒服,里面是净面色的针织衫和衬衣,牛仔裤配板鞋,也没带包,摆明了就是休闲而已。
冯玉致一进表演厅还惊讶了一下上座率竟然还有个六成。她还以为这种消遣已经没什么人了,就算有,也都是老年票友,现在看来还有不少年轻人这么冷来看戏。她搔了搔齐肩的短发,找到自己的位子舒服地陷在了椅子里。这位子竟然还相当不错,离舞台够近。
等大门一关,这戏马上就该开演了。
2
“关珊,关珊你好了没有啊?”赵经理忙前忙后,生怕冷场。唤作关珊的是个秀丽的旦角儿。她抖落着水袖也不搭理经理,一声不吭地走出来候场。
杜丽娘踏着凌波似的步子出场时,熟客大喊道“关珊!”冯玉致心说,这还是个角儿。不过这关珊确实功夫了得。就凭冯玉致这个外行人都听得出来,她唱腔很出挑,但是很柔和,眼波流转一板一眼都十分到位。她演的杜丽娘端庄却藏不住有几分活泼的味道,只觉得演员的年纪正和杜丽娘相仿,人在深闺,诗书饱读,只渴望才子佳人的爱情一场。她掩面,她回盼,她一颦一笑,她一举一动。
冯玉致看得很新鲜,也好像可以欣赏昆曲的美了。皂罗袍的梆子一响起,又是几个票友一阵叫好,冯玉致这才知道名段来了。原来此花开遍…头一个字出来这水磨腔全是淋漓尽致了。游园惊梦悉数唱完,最后杜丽娘为爱返生,整出戏总算是唱完了。冯玉致这才觉得想去洗手间。
可是前面的票友不依不饶,非要来个返场。冯玉致只好暂时按兵不动,等着这出戏唱完。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要听京剧。众人竟然都附和,说要关珊唱一出京剧。不唱别的,就要听霸王别姬里面的选段。
关珊心中暗暗骂道说又来了个电影看多了的。她准备甩袖子走人,赵经理迎了上来,赔着笑“关珊,当真不能唱吗?”关珊小声说,“不就是又来了几个电影看多了的吗,不是不会,只是这么着真不行。”赵经理还在赔笑,观众还在等待…关珊说“行当都不一样。”
关珊一甩袖子,冷笑道:“只要是个唱戏的,不是程蝶衣就是解雨臣。”当然,这话只有台上的人听得见,台下的还在傻呵呵地乐着。赵经理一边笑着退场,这边关珊已经一嗓子出来了。关珊的虞姬哀婉有余,刚毅不足,虽然也甚是动人,但是到底没有刀马旦的那股劲儿,要说练功她也练了,不擅长就是不擅长,可是还是唱得满堂喝彩,一句话,这台下的人,根本不懂戏。

3
终于返场也结束了,在一片叫好声中落下了帷幕。冯玉致开始匆匆忙忙地找洗手间,可是正逢隔壁一个厅中场,洗手间人满为患,冯玉致跑遍三层楼嗯剧院也没有找到空闲的洗手间。冯玉致兜兜转转回到一楼,往楼深处走,匆匆忙忙竟然一头撞到后台,可是她并不知道,看到洗手间就直直往里,险些撞上演员,定睛一瞧,还是刚才演春香的女孩子。这一冲撞,惊得春香惊叫起来。“怎么啦?”听得一声问,才发现刚才演杜丽娘的关珊在边上对着镜子摘头上的簪子。
她头上的发饰尽数摘下,脸上的妆半花着,等她转过脸来,杏仁一般的眼睛看得冯玉致一阵寒噤,心尖颤动不已。这人长得真是标致得就让人觉得她是戏曲演员。
春香一边平复呼吸一边说着“吓死我了”得走出去。冯玉致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关珊扬了一下下巴说“去吧,里面没人儿。”冯玉致一边尴尬地笑,一边去隔间。心说不愧是唱戏的,平时说话也这么好听。
4
等冯玉致出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她去剧院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盒便当准备凑活着解决晚饭,这种偷懒的时候她只能自己谴责自己过得太糙。正巧又有人进来了,冯玉致一回头,这不是关珊吗?
关珊拿起一瓶矿泉水,也没买别的就走了。
“果然仙女都只喝露水的。”冯玉致心想着。她提着便当出来,还看到关珊在等红绿灯,然后关珊一个闪身就不见了踪影。
5
然后再见到关珊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了。正赶上冯玉致坐班,关珊就出现在政府办事大厅里。关珊左顾右盼,显然对于应该去哪个窗口办事没有把握。在冯玉致看到关珊时,关珊也看到了冯玉致。她记得这个人来看过戏。大概是因为她莽莽撞撞地撞到了春香的缘故吧。
关珊松了一口气,看到有一面之缘的人,也算是有个依靠吧。她快步向冯玉致走来。“关珊!”冯玉致惊讶于在这里碰到关珊,并且还认出了自己。在窗口前坐下来之后关珊念道,“冯玉致…对吧?”关珊低头看着冯玉致窗口的名牌,她低着头的时候竟然还有几分羞涩的神态,睫毛一颤一颤的。虽然在台上挥洒自如,可是还是不会和人打交道。
关珊想办理的业务其实很简单,她带来的证件也很齐全,不出一会儿就完成了,只要再等三个工作日就可以取了。可巧今天是星期四,如果正常来说,下周一之后才能拿到手了。关珊面露难色。冯玉致看她白净的皮肤在眉头处微微皱起,心中一动。“要不这样吧,这两天业务不多,你留个电话给我,我周六之前给你办好,周日就给你送过去。”冯玉致停了一下,“你来拿也可以的。”
没想到关珊喜笑颜开,马上动手在便签条上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真是帮了大忙了!”关珊双手递过去纸条。
“没有的事,这不算什么的。”冯玉致接过纸条说道。关珊再三谢过,离开了办事大厅。冯玉致看着纸条,这字,远远没有这个人秀气,间架结构也看得出来并没有练习过,但是写的很清楚,这就够了。冯玉致小声说:“也不知道关珊用的什么香水,怪好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