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月病

日常写写文,算是摸鱼吧…我喜欢看评论呐!

【医生】现充×欧神

【医生】现欧

    ⤷ooc都是我的锅

    ⤷有错误请原谅我

    ⤷如果有私设是我不好,还是希望各位愉快

    ⤷那么开始吧

 

        上学第一天欧阳就发现他那个本地的室友手上颜色特别“丰富”:手背上血管特别明显,手背连带手指上有不少暗红的斑,很像是中学做实验用的什么化学药剂腐蚀出来的疤痕。这只青一块红一块的手,在被点到“高××”的时候举了一下,然后迅速放下来,和另外一只同样斑斓的手紧紧扭在一起,但是这双手始终没有碰到桌面,戒备地悬着。欧阳甩甩头发,心说怪人一个。然后他就沉迷于肝手游了——据说今天爆率提高百分之三十。


        年级会何时结束,欧阳也不知道,反正等他十连抽完,教室也就剩下除了他以外的那位姓高的兄弟了。“这爆率也不怎么样嘛…也就正常发挥吧。”欧神小声嘟哝了一句,挠挠染成棕色的短发。


        他环顾四周,想到反正这大兄弟也是室友,不如一起回个寝室。这么想着,欧神漫不经心地走过去,在那人的肩膀上一拍,还没说出一块儿回寝室这句话,那人就几乎是“腾”地弹起来了,他弓着背活像一只猫。只见那人紧接着后退两步,惊恐地看着欧神。


        这回轮到欧阳被吓到了,不就拍了一下肩膀吗,我又不是皮卡丘,不至于这么触电吧。意识到自己反应过度了,这位高同学一阵局促中才站直了身子,道了一声“抱歉。”这一本正经的道歉方式,让随便惯了的欧阳心中汗颜,但是也只好配合他的画风说了一句:“没关系。”欧阳心中连连叫苦,这四年都和他同住,估计要被嫌弃致死了。


        回寝室的路上老高解释了一下自己介意被别人碰,并再次致歉。欧阳看着这位始终神经质地避免接触任何东西的样子,看着他纠集在一起的手,一句“洁癖”始终还是没有说出来。欧阳觉得气氛太尴尬了,就无不明快地说了句“成,我以后注意。”老高愣了一下,头一次,有人表示理解,大多数人只是丢下一句洁癖就避之不及。


        一回到寝室,老高立马表示自己得再去洗个手并且要用高锰酸钾拖地。欧阳这才反应过来,老高的手上全是过度洗手和高锰酸钾腐蚀的痕迹。


        转眼一年过去了,各个室友的生活习惯都了解得差不多了。在老高今天第八回整理桌子之后,原本在吃鸡的欧神实在坐不住了,就算他大骂猪队友操作,他还是偶然听到老高依次挪动个人物品然后不停归置的声音。趁着伟哥不在、主席一边打着官腔一边走出寝室门的时候,欧神摘下耳机,斟酌着问老高:“高老师,你这是怎么啦?”高老师手在空中无意义地挥了两下,双手又突然颓然地垂下。他尽可能冷静地问欧神:“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欧神看见老高眼睛里充斥着红血丝,可能昨天,前天,前很多天都没怎么睡。


       欧神爬下床,趿着拖鞋,走到距离老高还有三步的地方尽量看似随意地说了句:“老高啊…有什么事可以说说呗…实在不行…唉…嫌我们不懂也可以找个大夫…看看…?”欧阳回忆着动漫里面常见的桥段,对于精神不稳定的人,一定要斟酌,好好斟酌再开口,否则崩坏的可能性…


        老高垂着头,重复着:“那就看看吧…看看吧…”说实话,听了这句话,欧阳竟然松了一口气。“那要不这样吧…这周末,我陪你去?”老高看着欧阳,让欧阳说不上来这是种什么眼神。老高深吸一口气,“那就这周吧。”

“成!”欧神应答道,“那我就为你破例,周末出个门,暂时放弃陪伴我的老婆们吧。”欧神拍拍胸脯说。


        周末这条,欧阳当真早起,换上干净的白袜子和运动鞋,陪着高老师出门去了。老高竟然也因为有这个人的陪伴,两周以来头一次不那么紧张于外出。


        其实看心理医生也没那么神秘,过得医生的许可,欧阳可以在最后开药和医嘱的时候陪着。那个戴着方框眼镜的中年医生除了开了一点抗抑郁的药以外特意叮嘱说一定让老高的生活充实点,多多分散注意力,要对生活有信心。


        欧神在一旁嗯嗯嗯地回答,不停点头。“还有啊,”医生接着说,“尽量试着和别人多接触,我刚才已经通过催眠缓解了你的抵触情绪,你看看你同学,多干净一小伙子,世界没你想的那么脏。”高老师轻轻点头。“那就今天就到这里吧,过一个月再来复查一下,你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你和正常人一样,不是什么病人。”医生后来说了什么高老师都没怎么听进去,只有医生和欧阳这样说过,我并不是残缺的,我和别人并无差别。


        老高可以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好了起来,不再抑郁和强迫行为减少了,而且某天竟然主动拍了一下欧神的肩膀打招呼。反正高老师只要看到欧神心情就挺好的。


        一个月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无非是欧神继续制霸所有游戏,吊打所有对手,伟哥继续散发温暖,还是一无所获,主席还是每天指点江山。而高老师每天都开心了一点。

   

     这天晚上,欧神叼着一次性筷子,说:“你该没忘记明天复查吧?”老高摆摆手:“忘不了。”老高知道自己精神状态越来越好了。“那就好。”欧神扒了两口高老师给他带的饭。


        半夜的男寝不算特别安静,主席打鼾,欧阳有点轻微的磨牙,窗外还偶尔有刹车的声音。明明没什么可紧张的了,高老师今晚就是睡不着。高老师爬下床,站在寝室中间,看外面,十一月了,月亮旁边的云很少,晚风也很凉了,不再适合只穿着睡衣站着了。


        高老师看到欧阳睡熟了,他撒开称为老婆的等身抱枕,一只手垂到了床栏杆在。他忍不住走过去,盯着这只手看了好一会…


        第二天,复查比想象中还要顺利,医生对这个年轻人迅速的恢复大加肯定,他相信不久,这个年轻人就能回归完全的正常生活了。


        欧阳嘿嘿一乐,说道:“为了庆祝老哥你的一大进步,我们今天去吃东来顺呗!”老高抿着嘴尽量不笑出来:“好啊,就去吃火锅啊,我请客。”欧神双手握拳举过头顶,庆祝自己可以大饱口福。席间,欧神愉快地说:“诶,你说这医生真是神了,就这么几周,说了俩小时的话,你就给治好了…”欧神自觉失言,不该说什么治好什么的,赶紧吃了两口羊肉,什么也不说了。老高长长地闭了一阵子眼。


       欧阳不知道,昨天晚上月亮其实特别亮,他被月亮照亮的那只低垂的手,显得特别好看,而自己,几乎是忍不住地,也带着迟疑地伸出手,第一次尝试着和另外一个人紧紧相握,然后扣紧手指。欧阳也不知道,治好他的根本不是什么医生,是那个晓得小心照顾自己心情的小伙子,治愈了他。

<<<<<<<<<<<

(还有一丢丢)

    当然,连老高也不知道的是,月亮很亮,亮到伟哥也看到了少年紧紧握住的手。


    伟哥曾经在只有他和老高的时候说“只可惜性别不对。”老高回答,“性别不重要,至少我不在乎,除了取向,他是这个世上最适合我的人。”因为除了他,没有人像这样照顾我一度崩溃的感官。


    其实并没有什么医生,也没有什么良药。

一曲 01

冯玉致 关珊
1
冯玉致应承着收下程科长给的票。她一点也不喜欢看昆曲。但是作为一个刚刚入职的小公务员,科长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比她的同事进步得更快,在大学高举“不平则鸣”的搞事大旗的她,如今也学会了堆着笑接受一切安排。
在冯玉致生活的小城市里确实有个剧院,长期都有剧目。可是她从来没去过。艺术这种东西,和她好像没什么关系。既然拿了票,还是乖乖去看吧。万一领导突击检查就糊弄不过去了。冯玉致沉默地看着手中的昆曲门票。演的是牡丹亭,这是她唯一知道的昆曲曲目。“得嘞…”冯玉致把最后一绺头发别到耳朵后面,两手空空地出门去看戏去了。
冯玉致穿了个黑色的羽绒服,里面是净面色的针织衫和衬衣,牛仔裤配板鞋,也没带包,摆明了就是休闲而已。
冯玉致一进表演厅还惊讶了一下上座率竟然还有个六成。她还以为这种消遣已经没什么人了,就算有,也都是老年票友,现在看来还有不少年轻人这么冷来看戏。她搔了搔齐肩的短发,找到自己的位子舒服地陷在了椅子里。这位子竟然还相当不错,离舞台够近。
等大门一关,这戏马上就该开演了。
2
“关珊,关珊你好了没有啊?”赵经理忙前忙后,生怕冷场。唤作关珊的是个秀丽的旦角儿。她抖落着水袖也不搭理经理,一声不吭地走出来候场。
杜丽娘踏着凌波似的步子出场时,熟客大喊道“关珊!”冯玉致心说,这还是个角儿。不过这关珊确实功夫了得。就凭冯玉致这个外行人都听得出来,她唱腔很出挑,但是很柔和,眼波流转一板一眼都十分到位。她演的杜丽娘端庄却藏不住有几分活泼的味道,只觉得演员的年纪正和杜丽娘相仿,人在深闺,诗书饱读,只渴望才子佳人的爱情一场。她掩面,她回盼,她一颦一笑,她一举一动。
冯玉致看得很新鲜,也好像可以欣赏昆曲的美了。皂罗袍的梆子一响起,又是几个票友一阵叫好,冯玉致这才知道名段来了。原来此花开遍…头一个字出来这水磨腔全是淋漓尽致了。游园惊梦悉数唱完,最后杜丽娘为爱返生,整出戏总算是唱完了。冯玉致这才觉得想去洗手间。
可是前面的票友不依不饶,非要来个返场。冯玉致只好暂时按兵不动,等着这出戏唱完。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要听京剧。众人竟然都附和,说要关珊唱一出京剧。不唱别的,就要听霸王别姬里面的选段。
关珊心中暗暗骂道说又来了个电影看多了的。她准备甩袖子走人,赵经理迎了上来,赔着笑“关珊,当真不能唱吗?”关珊小声说,“不就是又来了几个电影看多了的吗,不是不会,只是这么着真不行。”赵经理还在赔笑,观众还在等待…关珊说“行当都不一样。”
关珊一甩袖子,冷笑道:“只要是个唱戏的,不是程蝶衣就是解雨臣。”当然,这话只有台上的人听得见,台下的还在傻呵呵地乐着。赵经理一边笑着退场,这边关珊已经一嗓子出来了。关珊的虞姬哀婉有余,刚毅不足,虽然也甚是动人,但是到底没有刀马旦的那股劲儿,要说练功她也练了,不擅长就是不擅长,可是还是唱得满堂喝彩,一句话,这台下的人,根本不懂戏。

3
终于返场也结束了,在一片叫好声中落下了帷幕。冯玉致开始匆匆忙忙地找洗手间,可是正逢隔壁一个厅中场,洗手间人满为患,冯玉致跑遍三层楼嗯剧院也没有找到空闲的洗手间。冯玉致兜兜转转回到一楼,往楼深处走,匆匆忙忙竟然一头撞到后台,可是她并不知道,看到洗手间就直直往里,险些撞上演员,定睛一瞧,还是刚才演春香的女孩子。这一冲撞,惊得春香惊叫起来。“怎么啦?”听得一声问,才发现刚才演杜丽娘的关珊在边上对着镜子摘头上的簪子。
她头上的发饰尽数摘下,脸上的妆半花着,等她转过脸来,杏仁一般的眼睛看得冯玉致一阵寒噤,心尖颤动不已。这人长得真是标致得就让人觉得她是戏曲演员。
春香一边平复呼吸一边说着“吓死我了”得走出去。冯玉致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关珊扬了一下下巴说“去吧,里面没人儿。”冯玉致一边尴尬地笑,一边去隔间。心说不愧是唱戏的,平时说话也这么好听。
4
等冯玉致出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她去剧院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盒便当准备凑活着解决晚饭,这种偷懒的时候她只能自己谴责自己过得太糙。正巧又有人进来了,冯玉致一回头,这不是关珊吗?
关珊拿起一瓶矿泉水,也没买别的就走了。
“果然仙女都只喝露水的。”冯玉致心想着。她提着便当出来,还看到关珊在等红绿灯,然后关珊一个闪身就不见了踪影。
5
然后再见到关珊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了。正赶上冯玉致坐班,关珊就出现在政府办事大厅里。关珊左顾右盼,显然对于应该去哪个窗口办事没有把握。在冯玉致看到关珊时,关珊也看到了冯玉致。她记得这个人来看过戏。大概是因为她莽莽撞撞地撞到了春香的缘故吧。
关珊松了一口气,看到有一面之缘的人,也算是有个依靠吧。她快步向冯玉致走来。“关珊!”冯玉致惊讶于在这里碰到关珊,并且还认出了自己。在窗口前坐下来之后关珊念道,“冯玉致…对吧?”关珊低头看着冯玉致窗口的名牌,她低着头的时候竟然还有几分羞涩的神态,睫毛一颤一颤的。虽然在台上挥洒自如,可是还是不会和人打交道。
关珊想办理的业务其实很简单,她带来的证件也很齐全,不出一会儿就完成了,只要再等三个工作日就可以取了。可巧今天是星期四,如果正常来说,下周一之后才能拿到手了。关珊面露难色。冯玉致看她白净的皮肤在眉头处微微皱起,心中一动。“要不这样吧,这两天业务不多,你留个电话给我,我周六之前给你办好,周日就给你送过去。”冯玉致停了一下,“你来拿也可以的。”
没想到关珊喜笑颜开,马上动手在便签条上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真是帮了大忙了!”关珊双手递过去纸条。
“没有的事,这不算什么的。”冯玉致接过纸条说道。关珊再三谢过,离开了办事大厅。冯玉致看着纸条,这字,远远没有这个人秀气,间架结构也看得出来并没有练习过,但是写的很清楚,这就够了。冯玉致小声说:“也不知道关珊用的什么香水,怪好闻的。”

先…这么传着…除草
摸鱼一个2b小姐姐!

记梗 各位代入随意

三郎=甲
天神=乙
我没有起好名字,角色也随意,可是写甲乙太怪异了我就这么写了

三郎被猛的一推,踉跄着穿过了迷雾,他无不紧张地四下张望了一下,似乎除了面前一条窄窄的小桥,两侧都是笼罩在薄雾中的,墨绿的池塘。三郎直起腰来小心地试探着往前走。一阵强风吹来,引得三郎不得不用手臂护住头来抗风。等风止住,三郎猛地抬头,看到天神坐在他祥云堆砌的神座上,虽然时间不能使他的青年模样逝去,但也从来没有放弃染白他的头发。他慵懒地低头看到来人,前一秒还慢得不能再慢的动作,当看清楚来者是三郎后突然显示出暴怒的神色。他一跃而下,漫长的白发仿佛是彗星的长尾,在他跃下的过程中消磨殆尽,等他落地,已经变化成了那矮个子的小男孩,他往前连追几步,一池金纸折的荷花似乎是迅速过火,化作焦黑的碳渣。


天神揪住三郎外套的门襟,他太矮了,只能抓住这里,而不是衣领。矮小的孩子披着原本的衣衫,宽袍大袖到头来凌乱得愈发显得繁缛。天神步步紧逼,而三郎步步后退,天神愤怒地朝三郎大喊:“为什么不来?!你晚上为什么不来找我?!”然后泪水从天神明亮的眼底溢出,打湿了他黑色的短鬓角。


三郎不知所措,他想逃开,因为畏惧,可是又怎么逃呢?天神哭得愈发不可收拾,干脆用三郎的衣襟捂住脸面失声痛哭。他责怪明明有过的约定,为什么得不到三郎的兑现,而且就算是现在,三郎还想逃脱。

【汇总】同人本制作私人小教室教程&科普&流程&经验谈(2016.2.26更新)

嗯 学习学习

同人本制作私人小教室:

零、关于本站




一、制本经验谈


重视同人本质量从校对和排版做起


如何成为合志主催——关于企划、组稿和统筹


关于约稿,请不要把这个作为标准。


主催如何正确约稿【画手篇】


【攻略向】文/画一个人就可以完成的同人本周边及制作代理一条龙科普


【流程向】Easy副本如何出本/如何建立自己的社交网络


关于印刷的唠叨


像有无数说话可惜我听不懂——主催与排版沟通指南


关于什么时候联系印场和可以问什么




二、排版部分


I.常识类


简单粗暴的同人本排版教程-2016修订版


一招鲜吃遍天下的排版layout


同人本排版中的常用字体测评


骑马钉本子的排版问题(据评论补充)


爱护排版的几点tip


II.软件类


Indesign同人本排版傻瓜教程(共六弹)


indesign中版面网格和标点挤压的使用(基础版)


indesign转曲教程-傻瓜修订版


Indesign中的几个功能:页面工具/复合字体/脚注/图层


【发布电子版的好方法】使用indesign直接导出flash文件






三、校对部分


校对要注意的标点符号用法


关于校对的二三事


业余编辑(校对)的自我修养






四、制作类


同人印刷专题-纸张的世界


周边制作常见错误的治疗与预防




五、同人本后续


【同人本制作后续篇】参展清单




六、Q&A


各种各样的问答




——


以后会在这里做主题更新。


推荐大家可以先看一看站内文章,及已有问答。


善用主页内搜索。




&&


吐槽下次整理删


成员A


做这个小站一年多,不知道有帮到大家多少,但是,但是啊——


你们私信/提问之前能不能先简单翻一翻归档啊!


有些问题真的随便一翻就能知道啊!


问什么“新人xx应该怎么做”,我们之前写的那些热度上千的新手教程都是干嘛用的啊!!!!!


我们公开回答提问只是为了混更新吗?!!!


最近重复的问题越来越多,成员们表示累觉不爱啊!!!


我们没拿您半分工资,不是您的私人顾问和家庭教师啊!!!




好吧,好吧,这事儿说到底,我明白的。


就好比说那些伸手问作者要文包的人,不管理由是“我好喜欢你”还是“我想收藏”还是“LFT界面丑”还是“我习惯看txt/word”还是“我只有周末才能上网”,说白了,就是懒嘛!


张口就问一些基础的重复的问题的人,不管理由是“我是新人”还是“我以前没关注过这个小站”还是“我是手机用户”,说白了就是懒得翻嘛!


我懂,我懂的。


本来这个小站也就是给懒人准备的。各种教程和经验,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掌握去写出来,好让大家能快速地了解,最终的目的,无非就是希望大家都做出漂漂亮亮的本子来。我既是作者,也是读者,希望自己以后买到的本子都是漂漂亮亮的——这就是我做小站的初心。


相比之下,我很愿意接受各方面的批评——你这个说错了,那个不专业。最好还能提供些更好的方案,一起来做科普。我自己出过很多错,也多赖一些好心的姑娘指出。


但每当我看到重复提问的时候就好烦躁……


好吧,其实买到坑爹本的时候更烦躁。一个摩羯座好不容易买到心仪的本子却被丑哭的时候,实在,太虐,太虐……


嗯,这样一想,我还是愿意继续把小站做下去的。


但是再遇到重复的提问,我可能,真的就不理睬或者只丢个链接了……




成员B:


如果你十万火急,明天下印,有个问题搞不定,如果我们正好在线我们还是很愿意帮助解决的。


我们也不是全职在这。最近大家忙的飞起预定好的专题都没有时间写,


(大部分用地址打发了的那个是我,基本用是/不是 回答问题的也是我)


希望大家能够加深交流(而不是伸手)



我的薇薇安

我纯粹就是想写一个第一人称的。感觉没有cp的tag我写的东西不会有人看的啦

我昨天才开始看道连格雷的画像,对后续甚是期待。

那么开始吧
————————————————

 我的云雀啊,你为什么不爱我,不像我爱你一样? 不知道多少次地,我在清晨来问候我的鸟儿,可是他从来不回答我。说“他”并不准确。可是也不能说是“她”。我觉得,我亲爱的云雀,我的薇薇安,是泯灭了性别这种肤浅的存在的。那么,我们暂且称呼薇薇安为“他”吧。


 现在,我的薇薇安还睡着蜷在暗红色天鹅绒铺就的巢里。笼中的巢。我禁不住上前一步,用手去抚靡只有人的指头那么细的金丝鸟笼——这个美丽的物件让我颇费心思。怎样的材质?怎样的弯曲的弧度?我翻遍巴洛克样式的设计,整整三个月,我一直为此而工作。最终在悬勾上盘上低垂的金百合,枝叶交通。光是摆在这阳光充足的房间里,这件艺术品散发的光晕和投射的影子都足够令人心醉神驰了。 


然而,这些美丽都比不上我的云雀。沉睡的,安静的薇薇安。阳光带状地,打亮他纤直的小臂。阳光使得阴影尽失,没有阴影的衬托,他的手更显得柔若无骨。可是我知道的,他的手,若是抚摸便知道是柔滑的肌肤和精巧骨骼的匹配。有血有肉却又是骨骼分明。 


可是我的薇薇安,只有在这个时候才和“爱我”的样子最为相似。当他醒来,美丽成倍地被放大,可是他的神情,他的语言,和他的态度都说明他不爱我。 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我的最爱,我最美丽的云雀,我的薇薇安。 


薇薇安睁开了惺忪的双眼,好一会儿他好像才回过神一样,才把眼珠转过来,他定定地看着我,他薄而平直的上唇只是微微有一点粉色,他的嘴唇微微张开,我看得见他的贝齿。

 “薇薇安…”我唤道。 薇薇安吐了一口气,坐起来轻轻应答道“诶…”


我的喜悦从一开始就压倒了惊诧。他第一次这样回答我! 我觉得惊喜淹没了我,几乎是差点忽略了薇薇安接下来的话语,薇薇安悠悠地开口问道,“我还在反抗你的时候就说过,我不是薇薇安。不过,现在,我不会再否认了。”进一步他接着说:“那么我问你,你想从我身上的得到什么?你想让我怎样才肯给予我自由?我会答应你的。” 


我是何时跪下来的呢?现在眼见的薇薇安是如此崇高,仿佛是王座上的君主。我几乎是感激涕零了。我尽力仰头想要看着薇薇安,可是他背后的光芒太耀眼了,让他的面孔难以直视。我感到畏惧。


人为什么会畏惧美? 


我打开笼门,引着薇薇安走出房间,走进狭长的走廊。薇薇安站起身来,对于即将从自己身上滑落的睡袍毫不挽留。他年轻修长的躯体一丝不挂地,却又是以极其高的完成度的姿态展现在我面前。 对!这就是我的薇薇安。 他信步跟在我身后。虽然是跟从,却不显得乖巧,相反的,他十足地跋扈。虽然赤身裸体,但是他却体面非凡。举止随意,却没有哪一点是轻佻的。喔,这就是我心中的薇薇安。即使做了我多年的囚犯,仍然是这幅模样。 


我引他来到大厅,为他换上我早在十年前就准备好的礼裙。层层叠叠的装饰花边,如同奶油一般顺滑却层次分明。我精心选择的图案,如今得到了最完美的诠释,我在裙摆上坠饰的永生的花,现如今还是和十年前一样,美丽如初。我不喜欢裙撑,我更喜欢用柔软的布料和薄纱堆叠。我在薇薇安蓄长的秀发中簪上庭院里刚刚采撷的蔷薇,用缱绻的丝带绑缚着。


 这样的薇薇安终于坐在了我为他一人准备的,垫着红丝绒的椅子中。 我惊喜地回到画架背后,尘封十年,色彩鲜艳如初。只有脸面还空缺着。薇薇安安然坐着的姿态,和我画中一模一样,我终于能够补上十年前悬而未决的一块,终于能使我的梦境趋于完整。画中的爱甚至蔓延到了画外,感染着我。我觉得一种自由感包围着我,我似乎感受到光影之间,薇薇安接受了我,我成为了他,他却围绕着我。我与他歌舞,我们飞翔,我们盘旋,我们都在我笔下的画中。 


薇薇安啊,我梦中的人,我的云雀,我看不够。


 可是他们,用“发现”这个词来形容我。报纸上说原本十年前名声大噪,却销声匿迹的画家(他们竟然认为我在这十年中已经死了!)近日被发现死在自家阁楼里。说是他居住的房间布满蛛丝和尘埃,地上散布着破布。而画家本人,在阁楼里,身边却堆满了各色鲜花,繁花如同华丽的织锦,是整个房子最文采精华的所在。最令人惊讶的是画家虽然家中脏乱,可是画家自己却纤尘不染,死时身上盖着一件从未见过的繁复华美的裙子,画家对面摆着一面光彩夺目的镜子,画架上摆着至今世人从未见过的伟大画作,画的是绝世美人。不论是光影还是艺术表现力,这种悠远的审美意境都已经超越了这个时代… 


胡扯什么,我画的是薇薇安,薇薇安是没有性别的。我只承认他是个美丽的人。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摸鱼吧

除草…为什么只虐我…昭和元禄落语心中良心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