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月病

至福な微糖/
日常写写文,我喜欢看评论呐!

一曲 01

冯玉致 关珊
1
冯玉致应承着收下程科长给的票。她一点也不喜欢看昆曲。但是作为一个刚刚入职的小公务员,科长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比她的同事进步得更快,在大学高举“不平则鸣”的搞事大旗的她,如今也学会了堆着笑接受一切安排。
在冯玉致生活的小城市里确实有个剧院,长期都有剧目。可是她从来没去过。艺术这种东西,和她好像没什么关系。既然拿了票,还是乖乖去看吧。万一领导突击检查就糊弄不过去了。冯玉致沉默地看着手中的昆曲门票。演的是牡丹亭,这是她唯一知道的昆曲曲目。“得嘞…”冯玉致把最后一绺头发别到耳朵后面,两手空空地出门去看戏去了。
冯玉致穿了个黑色的羽绒服,里面是净面色的针织衫和衬衣,牛仔裤配板鞋,也没带包,摆明了就是休闲而已。
冯玉致一进表演厅还惊讶了一下上座率竟然还有个六成。她还以为这种消遣已经没什么人了,就算有,也都是老年票友,现在看来还有不少年轻人这么冷来看戏。她搔了搔齐肩的短发,找到自己的位子舒服地陷在了椅子里。这位子竟然还相当不错,离舞台够近。
等大门一关,这戏马上就该开演了。
2
“关珊,关珊你好了没有啊?”赵经理忙前忙后,生怕冷场。唤作关珊的是个秀丽的旦角儿。她抖落着水袖也不搭理经理,一声不吭地走出来候场。
杜丽娘踏着凌波似的步子出场时,熟客大喊道“关珊!”冯玉致心说,这还是个角儿。不过这关珊确实功夫了得。就凭冯玉致这个外行人都听得出来,她唱腔很出挑,但是很柔和,眼波流转一板一眼都十分到位。她演的杜丽娘端庄却藏不住有几分活泼的味道,只觉得演员的年纪正和杜丽娘相仿,人在深闺,诗书饱读,只渴望才子佳人的爱情一场。她掩面,她回盼,她一颦一笑,她一举一动。
冯玉致看得很新鲜,也好像可以欣赏昆曲的美了。皂罗袍的梆子一响起,又是几个票友一阵叫好,冯玉致这才知道名段来了。原来此花开遍…头一个字出来这水磨腔全是淋漓尽致了。游园惊梦悉数唱完,最后杜丽娘为爱返生,整出戏总算是唱完了。冯玉致这才觉得想去洗手间。
可是前面的票友不依不饶,非要来个返场。冯玉致只好暂时按兵不动,等着这出戏唱完。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要听京剧。众人竟然都附和,说要关珊唱一出京剧。不唱别的,就要听霸王别姬里面的选段。
关珊心中暗暗骂道说又来了个电影看多了的。她准备甩袖子走人,赵经理迎了上来,赔着笑“关珊,当真不能唱吗?”关珊小声说,“不就是又来了几个电影看多了的吗,不是不会,只是这么着真不行。”赵经理还在赔笑,观众还在等待…关珊说“行当都不一样。”
关珊一甩袖子,冷笑道:“只要是个唱戏的,不是程蝶衣就是解雨臣。”当然,这话只有台上的人听得见,台下的还在傻呵呵地乐着。赵经理一边笑着退场,这边关珊已经一嗓子出来了。关珊的虞姬哀婉有余,刚毅不足,虽然也甚是动人,但是到底没有刀马旦的那股劲儿,要说练功她也练了,不擅长就是不擅长,可是还是唱得满堂喝彩,一句话,这台下的人,根本不懂戏。

3
终于返场也结束了,在一片叫好声中落下了帷幕。冯玉致开始匆匆忙忙地找洗手间,可是正逢隔壁一个厅中场,洗手间人满为患,冯玉致跑遍三层楼嗯剧院也没有找到空闲的洗手间。冯玉致兜兜转转回到一楼,往楼深处走,匆匆忙忙竟然一头撞到后台,可是她并不知道,看到洗手间就直直往里,险些撞上演员,定睛一瞧,还是刚才演春香的女孩子。这一冲撞,惊得春香惊叫起来。“怎么啦?”听得一声问,才发现刚才演杜丽娘的关珊在边上对着镜子摘头上的簪子。
她头上的发饰尽数摘下,脸上的妆半花着,等她转过脸来,杏仁一般的眼睛看得冯玉致一阵寒噤,心尖颤动不已。这人长得真是标致得就让人觉得她是戏曲演员。
春香一边平复呼吸一边说着“吓死我了”得走出去。冯玉致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关珊扬了一下下巴说“去吧,里面没人儿。”冯玉致一边尴尬地笑,一边去隔间。心说不愧是唱戏的,平时说话也这么好听。
4
等冯玉致出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她去剧院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一盒便当准备凑活着解决晚饭,这种偷懒的时候她只能自己谴责自己过得太糙。正巧又有人进来了,冯玉致一回头,这不是关珊吗?
关珊拿起一瓶矿泉水,也没买别的就走了。
“果然仙女都只喝露水的。”冯玉致心想着。她提着便当出来,还看到关珊在等红绿灯,然后关珊一个闪身就不见了踪影。
5
然后再见到关珊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了。正赶上冯玉致坐班,关珊就出现在政府办事大厅里。关珊左顾右盼,显然对于应该去哪个窗口办事没有把握。在冯玉致看到关珊时,关珊也看到了冯玉致。她记得这个人来看过戏。大概是因为她莽莽撞撞地撞到了春香的缘故吧。
关珊松了一口气,看到有一面之缘的人,也算是有个依靠吧。她快步向冯玉致走来。“关珊!”冯玉致惊讶于在这里碰到关珊,并且还认出了自己。在窗口前坐下来之后关珊念道,“冯玉致…对吧?”关珊低头看着冯玉致窗口的名牌,她低着头的时候竟然还有几分羞涩的神态,睫毛一颤一颤的。虽然在台上挥洒自如,可是还是不会和人打交道。
关珊想办理的业务其实很简单,她带来的证件也很齐全,不出一会儿就完成了,只要再等三个工作日就可以取了。可巧今天是星期四,如果正常来说,下周一之后才能拿到手了。关珊面露难色。冯玉致看她白净的皮肤在眉头处微微皱起,心中一动。“要不这样吧,这两天业务不多,你留个电话给我,我周六之前给你办好,周日就给你送过去。”冯玉致停了一下,“你来拿也可以的。”
没想到关珊喜笑颜开,马上动手在便签条上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真是帮了大忙了!”关珊双手递过去纸条。
“没有的事,这不算什么的。”冯玉致接过纸条说道。关珊再三谢过,离开了办事大厅。冯玉致看着纸条,这字,远远没有这个人秀气,间架结构也看得出来并没有练习过,但是写的很清楚,这就够了。冯玉致小声说:“也不知道关珊用的什么香水,怪好闻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