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月病

至福な微糖/
日常写写文,我喜欢看评论呐!

【源藏】科研源×实验体藏

记梗,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写出来

非兄弟设定,架空有

第二天总是来得那么模糊,什么时候天亮,半藏又是什么时候被推到实验台前,都不是那么可以确定。不过他现在不叫半藏,叫做实验对象3343号。
戴着医用口罩的研究员一边检查着手上的乳胶手套是否戴得妥当,一边踱步进入实验室。眼前一片模糊的半藏只能恍惚分辨来了人——他能够得到的有效睡眠太少了,大多数时候都只能被噩梦和来自新药的疼痛所折磨得无法入眠。
研究员捉住被试对象的手腕查看,并扫描了植入在皮下的识别芯片,当时植入时可没少疼痛。然而这根本就没有必要,研究员太清楚这是谁了,不仅知道他的编号是3343,更知道他更为像个人的名字,半藏。研究员确信他是唯一一个关注这只小白鼠名字的人。
翻看了今天的实验计划,按照手册,今天要继续进行新型退烧药的活体实验工作。

这名叫源氏的研究员迟疑了一下,据今天早上的统计数据来看,实验体并没有发热的症状,就算注射了新药,也难以观察药效啊。他回头看了看,实验室只有他一个人和实验体——他现在坐在冷冰冰的椅子上,手脚都被极大地限制住了,只能稍稍移动,这种少的可怜的自由,也是为了方便实验人员注射而存在的。如今他瘫软的双手垂在扶手上,仿佛是案板上任人宰割的肉,全然不像是战斗多年的士兵。

真可悲。曾经的坚毅,如今实在是太不堪。

想到这里,源氏觉得昨天看到正在接受注射的半藏的眼睛更让人揪心了。凹陷的眼睛因为愤怒而睁到几乎使眼角开裂,因为嘴上带着口伽一类的器具,甚至连含混的声音都难以发出,隔了一层玻璃,就更加寂静了。

只能看到挣扎,却听不见怒吼,这种反差倒是经常在电影里看到,可是真正出现在面前,还是十分骇人。

源氏摇了摇头,尽量不去想那双眼睛当时泛着怎样的光芒,虽然如今它虚弱地半闭着,与源氏的印象差别巨大。他强行将自己的回忆扯回来,参照手册说的调和了第一个瓶子里的药剂,然后将静脉注射针头刺进半藏的手背。

针头刺进血管的时候,鲜血在一瞬间轻微地回流,源氏觉得浑身一激灵,仿佛针头是扎进了自己的身体,深深地导入了药水,让他浑身一凉。

我他妈到底在走什么神啊。源氏把半藏的手放回扶手上。贴在半藏脖颈两侧的传感器检测着他各项生命体征,源氏便依照仪器来记录。不一会,半藏的体温有了明显升高,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源氏一直强迫自己专心于数据,直到实验体的呼吸声重得不能让人忽视,源氏才看了他一眼。

半藏的头脱力地歪向一遍,嘴巴努力地从限制他嘴部的枷锁之外获得氧气,辅助呼吸。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