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月病

至福な微糖/
日常写写文,我喜欢看评论呐!

【源藏】科研源×实验体藏

把昨天的梗记完!否则会忘记吧,,,,
上一条点头像去看吧(土下座)


源氏觉得自己被某种液体装满了,冰冰凉凉的,已经漫到了咽喉。

缺氧的眩晕感一波波席卷而来,半藏觉得在这种精神状态下连原本刺鼻的消毒水味都不真切起来,不论再怎么奋力呼吸、挣扎,都不能重获新生。

在半藏再次像搁浅的鱼一样翕动时,源氏终于感觉液体要从身体的容器里冒出来了,他不顾一切地扯开口罩,甩开,又粗暴急切地将半藏的口枷扯开,忘情地吻了上去。

不知道到底具体是什么刺激了他,或者是任人宰割的姿态让人更想欺凌,或者是无神的双眼映着实验室的冷光在此时太过于动人。反正在源氏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牢牢地将实验体压在实验椅上,他不能动弹,甚至不知道是否还有意识,可是这都不重要。情绪风暴般地爆发。攻城略地自不必说,此时却是恨不得把这个人整个吞下。贝齿摩挲,舌尖纠缠,比任何描述中的接吻都来得更加投入,更加混乱。

半藏不知自己是醒着还是睡着了,或者干脆是死了。仿佛是千万只手在摆弄他,又仿佛是肌肉都不再依附在骨骼上。有人似乎在吻他?这怎么可能,这种人间地狱只有惨白的各种物象罢了。

亲吻,本来应该来得更加缠绵一些的。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