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月病

至福な微糖/
日常写写文,我喜欢看评论呐!

【源藏】科研源×实验体藏

每次写文,都是有人点赞没人回复……(虽说有人喜欢我超开心的说!)我大约也是想要知道看过的人有没有什么建议或者批评都成啊,,,
感谢各位的赞!

那么开始吧

任凭半藏腹中如何翻江倒海,身体尽力掀起波澜,那两根手指近乎执拗地在口腔中扰乱一切。
终于一阵翻涌之下,半藏奋力挣脱了那只手,向着床边开始呕吐,呕出胃里能够掏出的一切东西。由于进食极其有限,胃液和涎水占据了主流,源氏用尚且还干净的那只手托住半藏的额头。每次肠胃的痉挛都牵动着半藏的脖颈,似乎是快要耗尽力气,半藏上半身只有额头还存在支点,源氏默默承受着重量。
终于,口中苦涩的胆汁告诉半藏,他实在没有什么可吐的了。
当他筋疲力竭地倒在床上时,源氏立刻蹲下,在别人避之不及的呕吐物中寻找着。
仰卧的半藏一边依靠喘息恢复体力,一边尽可能地去摸清楚这个看不见面孔,却眼眶周围都挂着焦急的汗水的科研员想干嘛。
终于源氏长舒一口气,在呕吐物中依稀可以看见一粒形状尚未完全化开的药丸。
难不成这个人是想救我一命。半藏收回视线,钝钝地想。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觉得刚刚被接触过的地方还有一点温度,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感受到别人的体温,感受到一个“人”的温度。
●●●●●●●●●●●●●●●●●●●●●●●●●●●
本来这只是个记梗的片段,如果我跳过他们两个含情脉脉,关系发展,怎么着就好上了,蓝后直接写酱酱酿酿可以接受吗?可以吗?可以吗?

评论(6)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