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月病

至福な微糖/
日常写写文,我喜欢看评论呐!

【源藏】一半

这是圣诞贺文…安安静静吃吃糖

普通人设定…

接上文

那么继续吧

接下来的路程就是各种斗争。半藏皱着眉头,不停地躲避源氏近在咫尺且随着车厢晃动的鼻尖和嘴唇、源氏和推搡自己的乘客斗争,争取不要再离哥哥太近、最重要的是和脑内的自己斗争:拼命说服自己,是买围巾围巾……

一看到源氏的脖颈突然被推到眼前,就快要触到自己的鼻尖,半藏猛的一转头以避开,平时的半藏行事稳重,连动作都带着堪比剑道选手的沉着,每一个动作都是有章法的,现在这个样子的哥哥不住地转头,动作僵硬而剧烈,还真是少见呢。

想到这里,源氏又是禁不住笑起来。虽然自从上车他的嘴就没有合拢过,一直咧着。


半藏尽量隐忍地低下了头,故意忽视着兄弟今天看来是近乎痴傻的笑容,这个傻小子最好不要在策划什么鬼主意。

列车稳稳地停在了站台边,防护门打开的下一秒,如同排山倒海一般,源氏背后涌起了一波突破洪荒的推力,一大群男女老少,带着行李箱的、牵着孩子的、打着电话的乘客呼啦地挤出了狭小的门。源氏起初坚持着站好,终于在某一刻被行李箱的轮子差点掀翻,向前栽去。


够了!半藏额头青筋直跳,这回就差直接扑到自己身上来了!岂有此理…!


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撞倒像源氏这样大高个的,往往是小个子。眼看源氏就要栽出地铁门,半藏下意识地把弟弟往回带了那么一下,这就一把把源氏倾斜的身体拉回了正位,源氏只能是顺势一抱,才稳住自己。


这回倒是吓得源氏动都不敢动了。要是告诉他半藏要动粗,把他就地大卸八块源氏也是相信的,简直是碰了哥哥的雷区。半藏能说啥?他也很绝望(不对,是尴尬啊)


源氏盯着视野中唯一可见的,哥哥穿在厚外套里面的打底衫沉默了很久,才僵硬地说:“哥哥的打底衫是红色的呢…”


半藏气不打一处来,几次想要推开弟弟都以失败告终。“别说这种废话,先撒手!”半藏小声警告。“不……抱着哥哥可真舒服啊。”源氏愣愣的语气和声音仿佛都回到了小时候。也对哦,小的时候,弟弟对自己说话都是有些痴痴地,亏别人都夸他机灵……


“哥,我说,圣诞节我送你一条围巾吧,怪冷的。”源氏用软软的语气,似乎是央求,又似乎是说着甜言蜜语的情郎。如何都推不开弟弟的半藏放弃了挣扎,闷闷地回答了一声嗯。得到应允的源氏咯咯地笑起来,“那哥哥的围巾也分我一半围着。”这种孩子气……半藏想着。


“对了哥哥,你怎么不推我了?”


车上的人都几乎下空了,两个人还靠在门上,像是被挤着了一样笨拙地抱在一起。


其实就是不想承认,被这么抱着,其实很舒服,很安心。


“呐,哥哥圣诞快乐。”


“嗯。”半藏闷闷地回答道,脸上有点想笑。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