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月病

至福な微糖/
日常写写文,我喜欢看评论呐!

【源藏】科研源×实验体藏

隔了这么久…因为之前本来是记梗,没有往下写的想法了…我怕越来越ooc。总之,目前有一些新的想法,也记下来吧。

那么开始吧。

1
警铃大作。

研究所的每一处都可以清晰地听到。半藏静静地谛听门外的动静,弄清楚情况,总是比较明智的选择。

妈的,源氏那混小子说的对,我还不想死在这里。

一分钟过去了,第二分钟开始时,忽然听到除了警铃以外,走了别的声音,伴随着嘈杂的音乐,半藏听到有人高喊“哦!这只不过是我的前奏!”蠢透了!半藏骂道。想要逃出生天难道不应该悄然进行吗!

不对。半藏仔细分辨着,这个声音好像听过…自己最后受雇于守望先锋,好像就有那么一个黑皮小子说话也是这个腔调。不是越狱!然后紧接着,就听见有皮靴发出的紧急的脚步声。不用说,这里所有守卫,都穿着这种重皮靴。看来是追兵来了。

声音越来越近,从听觉判断,已经快到了半藏的病房门口。这个时候出去并不明智。半藏暗忖,在黑暗中按兵不动。

“哦!在这儿停顿!”声音正是来自病房门口,半藏一惊,左手抓住被子随时准备跃下病床。自己目前的体力是否足够支撑?门外的小伙子却几乎是没有停顿,可是门缝里被推进了一个小圆盘。半藏此时只有发愣的份儿。门外沉重急促的皮靴声追随动感的乐声而去,没人发现有什么异物被留下了。

时间过去了五分钟,沉默的五分钟,半藏仍然僵在原地。

圆盘开始发出轻微的滋滋声。

“半藏!”又一次,源氏破门而入,受到开门的震动,圆盘突然在两人面前投影出全息影像。一位真人大小,修长的金发女士慢慢显形。

“我是守望先锋的齐格勒博士,守望先锋的成员们,以下通知营救与自救事宜。”

齐格勒博士的影像泛着蓝光,在黑暗中无比清晰。只是,正确的影像被错误的人看到了。半藏没有忘记,源氏,仍然是这个地狱一般的研究所中的研究员。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