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十月病

至福な微糖/
日常写写文,我喜欢看评论呐!

记梗 各位代入随意

三郎=甲
天神=乙
我没有起好名字,角色也随意,可是写甲乙太怪异了我就这么写了

三郎被猛的一推,踉跄着穿过了迷雾,他无不紧张地四下张望了一下,似乎除了面前一条窄窄的小桥,两侧都是笼罩在薄雾中的,墨绿的池塘。三郎直起腰来小心地试探着往前走。一阵强风吹来,引得三郎不得不用手臂护住头来抗风。等风止住,三郎猛地抬头,看到天神坐在他祥云堆砌的神座上,虽然时间不能使他的青年模样逝去,但也从来没有放弃染白他的头发。他慵懒地低头看到来人,前一秒还慢得不能再慢的动作,当看清楚来者是三郎后突然显示出暴怒的神色。他一跃而下,漫长的白发仿佛是彗星的长尾,在他跃下的过程中消磨殆尽,等他落地,已经变化成了那矮个子的小男孩,他往前连追几步,一池金纸折的荷花似乎是迅速过火,化作焦黑的碳渣。


天神揪住三郎外套的门襟,他太矮了,只能抓住这里,而不是衣领。矮小的孩子披着原本的衣衫,宽袍大袖到头来凌乱得愈发显得繁缛。天神步步紧逼,而三郎步步后退,天神愤怒地朝三郎大喊:“为什么不来?!你晚上为什么不来找我?!”然后泪水从天神明亮的眼底溢出,打湿了他黑色的短鬓角。


三郎不知所措,他想逃开,因为畏惧,可是又怎么逃呢?天神哭得愈发不可收拾,干脆用三郎的衣襟捂住脸面失声痛哭。他责怪明明有过的约定,为什么得不到三郎的兑现,而且就算是现在,三郎还想逃脱。

评论